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至

雨过天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国奖这件小事  

2011-09-12 20:51:25|  分类: 兔子的萝卜花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准确地说,这篇日志的题目应该叫《夏天的冰淇淋·兔儿牛一·国奖这件小事》。

由于上周的波澜太凶猛,请允许我做一回标题党吧,97日晚上占的楼也不需要了。

 

兔年的夏天,确实烂漫。三个月,三条主线。

主线一:挑战杯·羧酸吡啶类框架材料的合成与性质探究。

主线二:阿川、兔儿、小悦、文子四人的生日。

主线三:国家奖学金。

 

在小学期刚开始的时候,我就告别了中珠,进驻南校化学北楼115,开启科研道路。咱们队四个生于夏天的孩子,在康乐红楼里闹腾一夏:被小齐师姐宠着、潜艇师兄手把手教着、死样师兄和胖岩师兄天天欺负着;被烘箱烫过、甲苯毒过、实验服闷过……暑假是块大大的冰淇淋,因为杂质含量超多的对碘苯甲酸在Synthware三颈烧瓶里鼓起了粉红色的泡沫,因为我们一起奋斗一起成长一起寻找内心的平静与清凉。

查阅文献、合成配体、烧釜装管、测单晶粉末……bdpzmpbcpytz几位小兄弟的故事,暂且不能透露。潜艇师兄最近的YY是,要努力发JACS,赚钱买Ipad;我们的Chem little dream,在最后十天内,能不能实现呢?

 

马丁堂的南面,有只麦当劳狮狮,因为它的嘴巴咧成了180°的圆弧,灿烂堪比麦当劳叔叔。

从宿舍到北楼的最短路径,是穿越图书馆,顺便灌一袖冷气。

我们某天即兴到西关,一边走一边吃,从上汤鲜虾云吞面吃到名三色;去南国书香节,然后冲进大学城,只为麦当劳九点半后的半价套餐;《变形金刚3》与《哈利波特7-下》见证了我们的疯狂行动,堂会KTV充斥着欢声笑语。四个独生子女,就像四个兄弟姐妹一样,相亲相爱。

从七月底到九月中,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,我们四人逐一步入二十一岁。阿川的生日是一磅Angel Simple重芝士蛋糕,小悦的生日是一桌待整理的纸质版申请表与加分材料,文子的生日是“有没有”与“九一八”的争论,而我的是,化学北楼115的全员行动。

潜艇师兄老早就跟我们打招呼:进北楼,一定要做麦霸。可以没有麦霸的歌喉,但一定要有麦霸的气场。开学前夕,又逢我生日,我们一行人在堂会KTV大唱六小时。团购了一个正方形的绿茶红豆芝士蛋糕,再凭身份证领了个圆形的水果忌廉蛋糕。胖岩师兄解说道,正方形代表兔儿以后合成的晶体都是正交的,圆形代表兔儿今后的生活将会圆圆满满。

许愿——吹蜡烛。

 

生日要许三个愿望。两个说出来,一个藏心里。

一般第一个都会许给世界和平,第二个许给自己爱的和爱自己的人,是吧。

去年的第三个生日愿望,在冬天来临前就被宣告破灭。我不过许愿,要和某位朋友重归于好。但两个月之后的一封邮件让我意识到,我存在于对方的生活中,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。直到那刻,我才体会到释然的可贵。

所以今年的第三个生日愿望,我没抱多大希望,许给了国奖。

留在大陆读本科的孩子,无一不知晓的,国家奖学金。

 

这个夏天的第三条,也是埋藏得最深的一条主线:国家奖学金。对于我们学院,每个班分得一个名额。

主角是阿川和我,两个成绩傲然的广州人,恰好不同班。

 

早在四月,还在为党校奔波时,阿川就跟我提及过他的国奖梦。大二学年绝对是一个好时机:他当过亚运志愿者,综合测评里可以扣除第一学期凄惨的成绩,志愿者、志愿者表彰又可以加上N多分数。我最强硬的竞争对手小白,尽管也是亚运志愿者,但她去年已拿过国奖,按照09级的设定“国奖只能拿一次”,她根本不能构成威胁。

听且听,我倒没有什么势在必得的感觉。尽管大二上学期的成绩非常不错,但下学期起,我开始辅修水资源专业,每周45节课,每次回到宿舍都快累瘫只想好好放松;没有特别喜欢的高数或无机,课本更是没翻几回,唉声叹气占掉了仅剩的空闲时光。我知道,大三的综合测评拼的全是发表论文,我想去的无机所从不高产,大二兴许是争夺国奖的最后机会。然而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,不是么?

七月,成绩一门一门地出,我的心情一再跌落谷底。我的忧伤,正好衬托出阿川的春风得意。阿川的RP都快冲上云霄了,几乎每门课的排名都是个位数,第二学期的裸绩顺利超过他们班的绩点帝小庄。当然,那是他蜗居图书馆一整月的成效。而我,打自知道物化与波谱成绩,就再也没想过“国奖”二字。好几门排名40多的专业课,怨得了谁?绩点4.0(百分制90分)的童话,一不小心被打碎。只怪我,患得患失的频率太高。

八月,统计全班同学的综合测评加分项目。“综合测评可以不算第一学期的成绩”,这够便宜亚运志愿者的,因为我们年级的学生第二学期的成绩普遍比第一学期高;再加上杂七杂八的亚运加分,我们班五位志愿者几乎都加到3分以上。情何以堪,情何以堪?第一次意识到,别说国奖了,我兴许连校一等奖学金(每班三人)都捞不到。

委屈吗?我不能委屈。人家辅导员老师说得多好,“参加亚运志愿活动是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一种体现,应当予以鼓励”。我当初打的算盘是“不想缺课”,现在必须为我的选择负责。

后来年级事务小组开会讨论加分规则的修订——我似乎还没提及过,我是化学班的新班长,年级事务小组由各班班长、团支书组成——我这儿多加一点,那儿多补一点,总共加到了3.7分,足以与各位志愿者旗鼓相当,心里才有点力气去想,嗯我大概还是有希望拿校一等奖的吧。

至于国奖,依旧布满了灰。

 

似乎有必要再介绍几个配角——

小庄,汕头人,阿川班的绩点帝。说起潮汕人,大家想到的都是商、钱、儿子,对吧。

阿辰,兔儿班的绩点帝,为人谦逊有礼,学习方法毫不保留。

前任辅导员王老师,规定了国奖评定规则(每班未拿过国奖的综合测评第一名自然获得,其中综合测评总成绩包括裸绩点与综合测评加分),现在在贵州从江支边。

现任辅导员刘老师,两个月前才上任。

 

永远忘不掉那天阿川的满脸落寞与浑身颓然。

凌晨四点睡,吃饭吃不下,几欲跌下单车。那根本不像我熟识的阳光大男孩。

先前,阿川从某些渠道得知小庄的裸绩比他稍低一点点,再加上做亚运志愿者有许多加分,拿国奖应是板上钉钉的事儿。结果综合测评加分第一次公示结果是,小庄过去一年参加了不少商业竞赛,希望按“学习竞赛”加分,如此一来加分很有可能超过阿川。

阿川只是他们班的前任班长,没有资格参加年级事务小组的会议讨论加分细则,他似乎把希望放在我身上,开会前一直与我争论“非学习竞赛”加分的不合理性。我自然也有自己的见解,在会议上大胆提出并得到认可:酌情折算、只加最高项。小庄的竞争力大大削弱,事态朝我认为合理的方向发展,也算我的功德圆满。

于是我的重心放在另一侧,国奖游戏规则更改的辩论。

 

新辅导员刘老师上任,不了解我们级的状况,肯定要稍微买年级长(学生)的账。年级长的室友去年拿过国奖,今年又非常有希望得全班第一,所以年级长跟老师提出了建议(“去年王老师规定的规则是不是有些不合理呀,‘国奖不可以重复拿’的话,拿过国奖的学生会不会从此就不用功读书了呢”balabala……)。在回迁之后的第一次会议上,刘老师让我们投票决定,猛然就宣布“国奖还是可以重复拿比较好”。

事后我提出异议:那天晚上,人没来齐,票也没有唱,只凭刘老师用目光数一数举起的手就更改规则,过于草率。所以,开学前夕,年级长在群邮件上发起匿名投票。

我并不在想我的个人问题,只是为绩点帝阿辰可惜。绩点帝啊,他虽然保持着裸绩第一的优势,但活动加分远远没有去年拿过国奖的小白多;他虽然家境不富裕,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办理困难认定,也不可能拿国家励志奖学金。如果保持原有规则,阿辰绝对是当仁不让的国奖得主。

群邮上,一边投票,一边辩论。我生平的第一次辩论,如此激烈,牵扯到如此多利益问题。

“国奖不可以重复拿”:

1、去年年级事务小组规定了只能拿一次,这个决定已经深入大家内心一整年了,还没有实施过呢。年级事务小组如果不能执行它去年的决断,那么明年,新一任的年级事务小组成员依然会提出新议案。倘若国奖评定方案三度更改,年级事务小组还有权威吗?

2、“拿过一次国奖就怠慢学习”的情况不具有普遍性。反过来推,如果没有了奖助学金,那大家是不是都会只求合格呢?

3、“第一名与第二名只相差0.0几分”的情况比比皆是,如此小的差距不足以证明学生的优劣。国奖是对努力学习的优秀学生的肯定,它的荣誉价值远胜于金钱价值。如果规定不可以重复拿,就可以让多一些优秀的同学分享这份荣誉。

“国奖可以重复拿”:

事实上,支持这一观点的人,只需要抓住两个论据就可以掐死一批人:前任奥运冠军如果又获得第一名,就不能拿金牌了吗?“国奖不可以重复拿”这种决定,有哪个单位实践过?

一开始,反方还处于劣势,紧接着缓慢追平……直到1212

僵局。

 

97,兔儿的二十一岁生日。

许下三个愿望:愿挑战杯能够有小小战绩,愿我爱的和爱我的人因为我的小小存在而天天开心,愿我有机会拿国奖。

第三个愿望的实现几率非常渺茫,所以才从不说出来,以免失望吧。

 

K厅出来,我没有和大家回实验室,而是回家,和亲爱的爸妈一起过这纪念日。

接着我收到了全级学生的系统导出成绩。年级长要求每班班长在当天之内算完总成绩并班内公示,9号开会讨论政府奖助学金的事宜。

于是我尽心尽力地用Excel处理了两个小时,直到它和我做过的其他表格一样漂亮。

综合测评总成绩:小白第一,我第二,阿辰第三。

 

不知所措。

我还是当初那个支持“国奖不可以重复拿”的女孩,但我居然没有了辩护的机会。

拥有了一个成绩忧伤的学期,我还是我们班第二。

其实如果能排除“亚运志愿者第一学期的成绩可以舍去”这一项规定,志愿者加再多分我也没所谓,我是班级斩钉截铁的第一名。可如果没有了这一项,阿川就不是第一名了,更何况“参加亚运志愿活动是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一种体现”,我可不想做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。

那么,我不让人引起误会的辩论方式,就是紧抓“朝令夕改”这一点。

 

第二天,年级长发短信问我班上第一名是谁。她跟刘老师再度谈话,觉得“可以重复拿”比较合适。我当时差点就把手机摔了。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!如果要辅导员一个人说了算,OK没问题,何苦发起群邮投票;如果发起了群邮投票,又何必独裁来打自己的嘴巴?

化学北楼115有许多辩论队的成员,05级的胖岩师兄,07级的潜艇师兄,08级的阿龙师兄和死样师兄,09级的阿川。我知道自己口才很差,我多么想请各位辩论达人抛开利益的偏见、从一个纯粹的辩题出发教教我如何为反方辩论。可是我开不了口。

文子比较随缘,跟我说,就算你争论了又能怎么样;小悦不喜欢考虑复杂问题,也一再劝我放下,将来到了工作岗位上,不公平的事情多着呢。居然是天天欺负人的死样师兄和蔼地对我说,写封信给刘老师吧,把你的想法都写出来。如果客观的描述得不到客观的回应,那时候就不要做毫无意义的争取了。

于是我惴惴不安地敲开丰盛堂A105的门。如果没尝试过就放弃,我会恨自己的。

 

现在遥想,去年年初我也说过类似的话。如果没尝试过就放弃,我会恨自己的。于是我让自己陷入了一个没有希望的泥潭,还浪费了生日的第三个愿望。

今年的第三个愿望,在我心头滴血。

 

——去年王老师规定国奖只能拿一次,现在年级事务小组吵得全级都知道,同学们颇有微词。

——那只是王老师为了协调有争议的个案的临时举措。

——刘老师,既然您已经下放权力给年级事务小组,就请尊重我们的决断。现在投票是1212,还没有最终结果呢。

——我什么时候下放过权力?投票是怎么回事?

 

也许刘老师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第一把就烧掉原来的国奖游戏规则。

也许刘老师屏蔽了年级事务小组的群邮。年级长隐瞒了投票的事实,继续往刘老师耳边吹风。

这一切无从考究。我只知道,在我绝望地走出丰盛堂的瞬间,我见到了一个原本不会出现的人。

前任辅导员王老师,从贵州回来休假。

 

头很痛。生日那天凌晨太兴奋没睡好,这一天凌晨太焦虑没睡好。我趴在椅子背上呆呆地看着大家。阿川、小悦、文子去跟师兄师姐打球,我索性回宿舍。

年级长给我发了条短信,说刘老师托她找我好好谈谈。我没理她,懒得理她。

后来王老师在群邮上发飙了:“去年制定国奖只能拿一次的规则,初衷很简单,一是为了规避争议(事实上,班级排名前10%的人都有资格申请国奖),综合测评最高而又没拿过的同学获得;二是为了让更多的同学能够享受国奖。在制定这一规则时已咨询过国奖获得者,他们也表示同意。所以今年国奖的评定按照综合测评成绩排名,若去年拿过国奖的人今年还是第一,则第二名拿国奖。鉴于国奖只能拿一次已成为我们09级的共识,为了我们制定的规则的连续性,希望大家能够坚持下去。如果还有疑问可以直接联系我,我明天上午也将参加国奖讨论。因为每个年级都有每个年级的情况,完全套用其他年级的规则也是不合适的,我们还是坚持我们已经商定的规则来处理我们年级的事情比较好。”

后来年级长转态了。“有王老师的坚持,我们就不用纠结了!”

后来的会议上,刘老师木有发表过什么特别的看法。她说听完王老师的阐述才知道,原来09级老早就有了周全的考虑、书面的文件,所以现在还是按原规则实施吧WXYZ……

 

阿辰真是出名的绩点帝,王老师对他念念不忘,还以为今年的国奖应该归他了呢。没想到,他还要再争取一年。

我迫不得已暴露身份,澄清我才是化学班的国奖得主。

而后我又有点暴露身份,力挺阿川。

 

这条主线大概可以用两句话概括:王老师大战刘老师,小庄大战阿川。

最终总成绩,小庄比阿川略少一点。他不服气,回去翻箱倒柜,没想到还有一张奖状。

阿川班的班委一直在夸那个奖项多么多么难得,希望我们能支持绩点帝小庄。每个人都有为自己和朋友争取权益的权利,我可以理解,姑且听之,在心里暗暗为阿川的国奖焦急。讨论来讨论去,那张奖状似乎可以加0.5-1分,结果此时,一个小庄的拥护者露出了绝对的马脚:

“加一分还不够。”

阿川的总成绩比小庄高1.0几分。

全场哄笑。

我冷冷地对他们说,讨论加分事宜的时候,可不可以抛开当事人的总成绩分差?

小庄的拥护者收敛了些许。越是讨论,给小庄加高分的希望越大。眼看事情朝不好的一面下滑我却无力挽回时,事务小组里出现了一位真相帝:

“综合测评加分统计公示了这么多天,小庄都没有异议,算是自动放弃加分权利。”

 

我由衷地感谢一条短信,它发于最终宣判会议之前:

“现在王老师回来了,看来形势还是不错的,就不要皱眉头啦,否则大家都不知道要不要接近你了。反正努力争取就好啦,也不要显得太迫切,有时候越想得到越是会失去。今朝有酒今朝醉,无论结果如何,过个开心的中秋再说。我的QQ签名一直没有换,上面是人听到坏消息时所要经历的五个阶段,denialangrybargainingdepressionacceptance,明白道理了之后就可以过得更快一些,想不通睡觉就是最好的办法。最后预祝中秋快乐啦。”

发自国奖的另一位得主,阿川。

 

于是生日的第三个愿望两天之内实现了。

于是化学北楼115出了两位国奖得主。

于是我还有漫长的请客道路要走。

 

走向thinkpad的路上,我挽着老爸的手。

“爹地,我有件事要同你讲。”

“咩事呀,king男朋友啦?”

“更唔系啦……国奖讨论出来了,系我……”

 

国奖,这件小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