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至

雨过天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几位先生  

2010-06-06 14:33:36|  分类: 兔子的萝卜花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记得某节分化课,李老师突然蹦出一句:“我先生的先生说过……”台下一片哗然。

别误会别误会,她说的其实是自己老师的老师。可是从此以后,另外一系列笑话诞生——我提到“某先生”时,一群人疑惑:是男是女?

接下来准备聊聊几位先生,他们这两个月以来或多或少对我的生活有些影响。很高兴他们的姓氏都不一样,我用不着费脑筋来起化名。还有,请大家不要质疑他们的性别……

 

1、卢先生

关于卢先生的传闻不少,比如说他是ZX的学生会主席,为人务实低调;比如说他每天都竞走去上课,1000能跑满分。尽管有不少课与他的相同,但真正开始熟络,还靠打排球。

先生对他的排球事业非常有激情(后来才知道,他是化院排球队新一届队长),从他救球的表现就可见一斑:一球飞来,除了大喊“前场”、“后场”,还常常带头截球,摔了擦了浑然不知,一传倒了仍能冲上前扣球。咱们第四组在他的组织下形成黄金组合:小添中间截球,卢先生二传,黄杉跃起扣球。当然,是在没有轮换的前提下。我们逐渐从第一次的12,进步到连续两回30

排球队缺人,我知道,小悦已经怂恿我N次加入排球队。可是排球队每次训练,我不是有课就是赶着准备考试,只好姑且答复道,改天我有机会去玩玩再说吧。没想到不久后,卢先生亲自来游说,磨了半天,顺利招揽9名新成员……我说我周末要回家,他一脸真诚地说:加入排球队以后,你就不会想回家啦!

于是乎,我从上周二开始,几乎每天都去一趟体育馆。

小爽得知我频繁出门却不是去民乐团排练,无奈道:你们队长是不是受刺激了?

我该怎么形容卢先生无比旺盛的精力?周四上午训练+排球课,洒汗五小时,还嫌不够,晚上继续加班。他那神奇的绩点,仿佛在提醒我:找回高中时效率至上的自信感!

 

2、石先生

总觉得咱班男生怪人不少。以620为例,小添、大帅哥、越姐、石先生都不是省灯的油。咳咳,接下来,还得说回排球。

大概是常打篮球的缘故,石先生的弹跳力特别好,挑起攻手一职。某次咱第四组30大败对手,王老师闲着没事干,便跑到对方队支援。我们那二传出身的老师啊!他每次把球托起,我都不忍心再看——石先生会扣下来,扣下来,又一分。我该表扬他转型灵活,还是责备他“吃里扒外”?要知道,我们组场上有一半人是化学班成员!

结果倒真的有那么一个机会证明他没有吃里扒外……班级内部宿舍排球赛,莫名其妙地跟620分在一组。小添、越姐、石先生、小妍,加上我,还有一个身份摇摆不定的外援小悦,用副班的说法,简直在虐人。

先生看完我高考前为猎德村搜集的材料后,说我像小愤青。然而他也感慨道:他家乡和民族特色也正在被无情的破坏,而他毫无力量。慧慧起码还会说白族话,我也能学来一句“套牢子孵化”;而毛南族之于石先生,还剩下什么呢?

广府文化之于广州人,还剩什么呢?每每听见广雅帮的“……吧”,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心凉。

 

3、王先生

本来很想花点笔墨赞美一番笛子师兄,尽管他很少参加民乐团的排练。然经历了昨晚珠海校区十周年庆典晚会后,我决定不予评论……

 

4、苏先生

喜欢管苏先生叫“灰太狼”,不仅因为他某件T恤,还因为他的“幼稚”程度。这师兄似乎老长不大,开口闭口都是一些看上去非常天真的想法。

“小白兔伤心的话我会心痛的,摸摸头啊!”那口气就像在哄幼儿园小朋友。

“小白兔你别紧张,实在不行的话,我可以帮你上场!”说罢从书包里掏出一支牧童笛……

“小白兔小白兔,听说民乐团今晚排练啊,我向天骐借支笛子去吹吹,会不会被赶啊?”结果我见到他在音乐教室的一个角落里悄悄吹笛子,手上还缠着玳瑁指甲(弹古筝必备)。

当然啦,这位08化学的牛人还是会有比较正经的时候。考分化前,多亏他提醒,我才有“补常识”的意识。他认为大学绩点完全可以靠考前猛攻,所以不必为没听过多少物理课而懊悔,用心补就好。

最近,同样见证着林和村的拆迁,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古怪想法?对了,忘记说,灰太狼师兄居然是住得离我家最近的同学……

 

5、黎先生

黎先生放在最后,纯粹因为我没跟他真人打过交道。

从来没有像上个月那样盼望黎先生加入09化学这个集体——更何况传说中,黎先生非化学院化学系化学专业不转。对于黎先生,我了解得并不多,但我确信他是一位音乐狂:中东合唱团指挥、管弦乐团钢琴手。

由于没经验,在合唱排练的过程中,我走了不少弯路。作为一名组织者,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考虑:调动大家的积极性、训练音准和节奏感、定下合适的调子、寻找指挥和伴奏……我尽力了,可是每做一次决定,我都觉得内心被剜了一刀。

指挥,节奏感最好的我肢体语言有些僵硬,学过指挥的小悦嫌自己不够高,只好把工作委托给综合素质稍佳的小坤,可惜她只会打拍子,不会做小手势以暗示。

钢琴伴奏,咱班唯一会弹钢琴的小琳练的是F调,而以咱班同学的资质,唱D调比较合适。我问她能否整体下移,她说不行;我说我把谱子改简单一点行不,她说时间不够——她不告诉大家这伴奏是F调的不就成了么?可是随便给我一首曲子,我都能用首调唱出来,管它的固定调是什么。相信这种能力并不唯我独有。如果连定力较强的我都跑调了,其他人怎么办?

当时真的很难过。出彩的前奏加花,没有钢琴定音准,没有了;更难受的是,我耽误了小琳那么多时间,而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,只要我早几天去“验收”………要是黎先生在,这一切就不会让人如此头痛。

又或许,正是因为没有黎先生,我才有机会接受锻炼与打击吧。

 

 

以上大致是兔子心血来潮时的胡言乱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